4天40000块,我眼下的会所“公主”。

   很久没做实录,今天的故事来自一名男性摄影师。4天时间,花费了40000块,对“公主”们的日常和生活有了全新的认识。“小时候都以为公主住在城堡,长大后才知道公主都在KTV里。本以为那里是迷情,荷尔蒙爆棚的地方,直到看到这些场景……”



   华灯初上,夜晚的都市搭配耀眼的霓虹:车水马龙的会所门口,扑面而来的荷尔蒙。有钱人的消遣地,醉酒者的集散所……这些和“资本主义”挂钩的名词,无不将夜晚人们内心原始的欲望和盘托出。和白天的紧张忙碌不同,夜晚的城市灯光都开始变得温和起来。11点后,夜行动物开始在不同场地“狩猎”,生怕错过夜生活的每一个节奏。歌声,酒精,光影……前半夜总是这么波澜不惊就过去了。


   而我要讲述的那些直面人心的故事,往往发生在后半夜。第一次想拍摄“公主”是今年3月份。那天刚看完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》,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,影院散场的观众,手里大多还攥着擦完眼泪没来得及丢弃的纸巾。慢慢悠悠和朋友晃出商场,商量着一会儿去哪儿唱歌。我们身后,是一个眼睛哭红,看上去二十七、八岁的女生。巧的是,我们和她前后脚在同一家KTV门口下了出租。起初,我以为她不过是和我们一样找朋友,唱唱歌消遣。直到我去洗手间,看到那个之前在楼道并不起眼、双眼通红的女孩换上一身性感服装,脸上的泪痕被精致的妆容完美遮盖。她被一个油腻的中年男子搂着,司空见惯的陪着笑,看到我眼中闪过一瞬的错愕....


   那之后,我一直想去KTV拍一期“公主”专题。这类美丽性感又有点堕落,光鲜亮丽又有些无奈的题材,总是让人欲罢不能。

而这里我只选择了两个比较特别的案例。

FIRST TIME

“您好,这儿是高端私人会所,没有预约不可以携带专业摄像设备进入。”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安保面无表情。我和朋友忙解释只是今天外出摄影,担心不安全所以带在身边,但最终设备还是被收缴。相较于酒吧附近街上参差不齐的“风景”,KTV里倒是显得更加“名媛风”。清一色的高跟鞋,搭配抹胸短裙。大概是在牡丹花从中一眼看到“芙蓉”,更换了两批“公主”后 ,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白t、长裤的女生,点名让她留下。她本能地走到我身边,可能是习惯了被客人上下其手,见我坐离她有段距离,也主动没和她搭话,便一直滑动手机翻看朋友圈。为打破尴尬到极点的气氛,她掏出随身携带的奶片,拿出一颗用纸包住手拿的部分,问我要不要。我顺手接过放进嘴里,开着玩笑:“小姐姐给的就是甜,以后我也要随身带奶片,碰到爱吃奶片的女孩子还能撩一下。”

   大概是我的话让之前僵硬的气氛有了缓和,她也明显坐的不像之前那般拘谨。我又笑说,你是不是有点不称职,别的“公主”都打扮得那么精致。她很小声的说了一句:今天白天上班,回去的急。我问她白天做什么工作,她说某个公司的策划。(事实上我一句也没听进去,真实信息她们一般不会如实相告。)谈到收入,我直言不讳,你们收入比我们上班族高很多啊。她脸上有些愠意,冷冷的怼了我一句:如果你是女孩子,不是实在因为钱,谁不想白天正常上班下班回家休息?聊到这里,我大概猜到这个女生做“公主”不久,之后的聊天也验证了我的猜想。话题切换到大学生活,她就说:"我觉得我一个本科毕业生,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的事情,配得上更高的教育。"我没有继续追问,她自顾自的说了很多,从上学的初恋聊到大学毕业后的落差。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她的话几分真假,但言语间都是围绕上学以及原生家庭对她的影响很大。

   大概是见我一晚上没有占她便宜,分开前我提出加个微信,她直接拿过我的手机存了一个手机号码,笑着说:我一闻烟味嗓子就痛,但不敢说,看你抽了那么多根,以后要少抽烟!还有,这不是我的工作号哦~顺着她的手机号码,我加了她的微信。6个月前,她发布了第一条因为闻烟味,被客人强迫抽烟打点滴的朋友圈。时至今日,一共有12条……后来我再没联系过她。我不知道比起其他“公主”,她的单纯是好是坏。


 SECOND TIME

   相比前面,这里“公主”无论是长相还是态度都差一些。我们换了一次人,想着会不会有意外发现,直到进来了一个十分活泼的女孩儿,主动带动起包厢气氛。她贴过来给我点了一根烟,过了一会突然站起来很害羞地和我说:“我可以抽一根吗?”大概是觉得拿根烟没必要那么认真,尴尬的我愣了一下。她以为我没说话是拒绝了,准备坐下,我立马用一种调侃的语气对她说:“呦,进来不见你害羞,就这屁大点的事情还害羞起来了。”她不好意思地回了我一句:“死走,我本来就很害羞。”后来她偷偷地告诉我说这里的主管上班不让在客人面前抽烟,害怕我不高兴告诉主管……那晚,活泼的她在包厢中成功逗笑了每一个人。但她烈焰红唇间缓慢吐出的烟圈,仿佛将她氤氲成另一种模样。她的笑有几分是真情实感?我想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夜场,在很多人眼中带着一丝玩味和贬义。


   从前我心中刻画出那些金钱至上、充满欲望甚至带点堕落的夜场“公主”,此时荡然无存。曾经我也戴着有色眼镜揣测过她们,现在想来,是我太可笑。谁曾想过,夜场“公主”会对继续教育充满渴望,连抽根烟都唯唯诺诺担心被扣薪资....每位夜场“公主”,都有她们自己的故事和无奈。她们去夜场的原因各自不同,作为旁观者,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先入为主的戴上有色眼镜去揣度她们。

因为努力生活的人,都很了不起